爬山小事

随笔 1268 字 251 阅

  前段日子,天气温暖晴朗,我约丁二,舒三周末爬山。那天我们步行五个小时,走了四十里路。有些山路是石块铺成的,走在上面就像踩在指压板上,每走一步都要“啊~喔~”怪叫两声,腰板也因此挺得直直的。一开始我们打算只爬一座山,大约十里路。刚爬上山顶,我感觉不过瘾,就起意要去爬另一座山。事实证明我们对此缺少思想准备。连翻两座山后,当时我就想起一句话:激情过后总是伤痛。想了想这句话存在歧义,容易造成误解,所以我又想起一句话,也许更适当一些:快乐总伴随着痛苦。

  关于痛苦的情形是这样的:丁二走起路来开始一颠一颠的,就像一条板凳学会走路那般模样。因为他脚底长满了水泡,而每一个泡里又长了一个水泡,这种泡叫父子泡。长了父子泡走起路来能够获得双倍疼痛感。那天丁二走着走着双脚逐渐跟不上身体的速度,就小跑起来,跑着跑着就跳了起来。当时他死活想不到长了父子泡,只是感到疼痛得无法忍受。关于丁二的情况就是这样。舒三又是另一种情况。之后几天,舒三说波棱盖疼得要死,就去医院挂号检查,又是拍核磁共振,又是拍CT,诊断结果出来,医生甩给他两盒狗皮膏药,说一点毛病没有(没毛病干嘛给人家狗皮膏药,我猜他得了关节炎)。好在没什么大碍,可还没讨老婆哪。

  爬山那天,我们约定九点在山脚碰面。所以七点我就起了床,比上班的日子整整早了一个小时。我睡眠很差,起早头脑就发昏,迷迷糊糊,头顶有一种秃光光的感觉。我走到街上,看见邻街的店铺统统开了,房子顶抹上了一层金色。此刻虽然谈不上神清气爽,却感到朝气蓬勃。这种感觉其实蛮不坏。我乘上公车,望着窗外掠过的一排排金色的房子,感到生活很是美好。可美好总是短暂的,糟糕的事发生了。我肚子痛。这是意料之中的事,但有一点意料之外。意料之中的是,一到时间我就要屙屎,这件事很有规律。因此出门前我都会在兜里揣一包纸。意料之外的是,时间来早了。狗屙屎之前都得出门先遛上几圈,这招看来对人对狗都很管用。当然这就扯远了。

  我好久都觉得,如果不赶紧下车找个厕所,我就憋不住了。我甚至想,如果找不到,就打算跑山上去屙野屎。有过这种经历以后,我就不认为屙野屎是不道德的事,顶多只能算不文明。这种事不管碰在谁头上,都是憋不住的哇。喜出望外的是下了车就有公厕,当时我感到这是一种幸福。

  我们在山脚碰面,已经九点过半。这里有必要补充一句:舒三出门几乎都摸不着东南西北,下了车只会原地转圈,像只陀螺。我们走在青石板台阶上,抬头看看挺拔的银杉,低头看看石壁上深红的爬山虎,且走且停。我们站在四角凉亭下,望着这座城市,太阳已经将它笼罩在金色之中。我想一瞬间变成天上的云,可又留恋大地。

  阳光赶走了初秋的凉意,空气变得暖和起来,纷纷攘攘的气体分子开始加速运动,其中有不少野屎分子,野屎味一阵阵扑鼻而来。我痛恨自己的鼻子,恨它现在为什么这么好使。我患有鼻炎好多年,这时候怎么偏偏就没犯呢。所以屙野屎之前最好先刨个坑,完了再把它埋上。这样既不会污染空气,也不会有人骂骂咧咧地关心你是不是有毛病。

  一路上行人形形色色,其中有老的少的小的;男的女的不男不女的;笑脸的哭脸的愁眉苦脸的;步行的小跑的赖在地上不走的;独行的结伴的还有遛狗的,都远离城市的喧嚣,此刻站在城市边缘的高地上。我不禁想起一段话:在城市化加速的同时,年轻人一边沉浸在城市化的便利和繁华中,一边却在渴望逃离。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,走的都是同样的路,在变老之前,有点不安,有点不甘,总想着逃出去,日夜欢聚,哼唱着来自高地上的歌谣。

- THE END -
评论 ( 0 )
OωO